一个90后Geek“科学家”的创业自述

2018-07-12来源 : 3158云南分站作者:蒋皮皮123


从小到大,我是奔着成为科学家去的。初中的时候,我在中科院的免疫所参与一个科研的项目,基本不在学校待。上了高中以后,在中科院的细胞所研究 “如何鉴定鹦鹉的性别”,这个课题比较有意思。鹦鹉因为是单性态鸟,你用任何一种方式都无法分辨出它的性别,除非把它切开,但是切开它就死了(笑)。很多鸟都很珍贵,比如我当时研究的金刚鹦鹉,只产于南美洲,数量非常少又是珍稀动物,所以卖得特别贵,一只到我一半高的鹦鹉要卖到几万美金。上海野生动物园当时养了几十只,希望可以进行配对繁殖,当时就在帮他们想办法,我高中时有一半的时间都呆在实验室里。

这样的工作在科研领域或许会很有意义,但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影响甚微,人们不会去关心怎么能让金刚鹦鹉繁殖下去。当时正值我保送交大,可以自主选择专业,我就在想以后做怎样的事情,能对社会产生较大的影响。

因为是保送到高校的关系,高三就有很多空闲的时间可以看书。那个时候看了很多讲美国梦的书,乔布斯、盖茨、贝索斯之类人的经历都到了信手捏来的地步。当时就觉得,如果能够创立一个非常好的公司,应该会是个很好的方向。我对一家公司印象非常深刻:“施乐”。对苹果的历史稍微熟悉点的朋友应该知道,苹果的鼠标最早不是苹果设计出来的,而是乔布斯在施乐实验室看到之后,觉得这是个可以改变未来的东西。施乐这家公司非常擅长创造一些面向未来的产品,我当时在想,如果我能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,应该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很多改变。

保送交大的时候有一个面试,教授们会看一下你是不是适合这个专业,我当时就去了管院。那时为了留在管院,自己编了一套“生物属性”与“社会属性”的言论想忽悠在场的人,结果被不幸识破:“你这都是胡说八道的,我们觉得你比较适合生物”,说完就拎着我要往生科走。这个时候有一个教授站出来说觉得我不错,要把我留下来。他是个天津人,每天上课跟说相声似的(笑)。但不管怎么样,我还是留在管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