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喜 “南洋”最后的凝视

2018-09-23来源 : 3158云南分站作者:蒋皮皮123

身价千万的广州“老细”,摇着扇子,屐着拖鞋,在南方的潮热里,懒懒地靠在骑楼墙角,下意识地塞一支双喜烟到百无聊赖的嘴里……那一支“双喜”就在这最恰当的时刻与南方人的自由随意、踏实不扬丝丝入扣。

在广东,“南洋”不只是个地理名词,还是一段艰辛的创业史。20世纪初,随着广东南洋烟草公司的创办,佛山的简氏兄弟将这段传奇深深地植入了广东。

一个多世纪后,南方三月天的阳光里,蓝色大货车在广州中山七路的繁杂交通中拐了个弯,穿进细叶榕浓荫下的333号大门。一箱箱捆扎完好的云南烟叶被鱼贯而来的运输叉车分食,送往流水线。沿着机械路径,它们经过分类、抽梗、烘丝、切丝等多重工序,直到成为揣在老广怀中的“双喜”烟……类似的场景已经延续了百年有余。

身价千万的广州“老细”,摇着扇子,屐着拖鞋,在南方的潮热里,懒懒地靠在骑楼墙角,下意识地塞一支双喜烟到百无聊赖的嘴里……那一支“双喜”就在这样最恰当的时刻与南方人的自由随意、踏实不扬丝丝入扣。

标签: “南洋”